科學與人本

作者  

  二十世紀的科學發展快速,猶如百花齊放,千家爭鳴。無論是量子力學、電腦網路、生化、心理學、環境科學、天文學等等,成就斐然,遠遠超越了前面十九個世紀發展的總和。不同的領域各自蓬勃發展,各領風騷,但在二十世紀末的最後十年,流行將不同科技領域整合,大大提昇了研究的視野及能見度,甚至另創新的學門,例如生命科學、神經網路、深度實驗心理學、基因工程等等。由此固然可以增進人類的物質及精神文明,但無論現代科學如何的進步,人類苦難的本質依舊,甚至意外無常更是變本加厲,可見得科學並非萬能,仍不能根本解決人類心靈所面對的空虛寂寞或憂悲惱苦。

    科學研究的目標,是為了幫助人類明白宇宙的真實相,解決人生所面臨的問題。但為什麼科學越進步,人類心靈的力量卻越見脆弱?二十一世紀即將來到,一個新的世紀絕症——心瘤,正悄悄地蔓延,準備大展身手。即使各大宗教那麼興盛,表面看來力量也那麼龐大,但對於二十世紀末已出現的此種現象卻是束手無策,人類因為心靈問題所示現的病態正急遽增加中。問題出在何處?並非大家對此所做的努力不夠,而是對問題的本質沒有了解與掌握,乃致方向錯誤,如同隔靴搔癢,終究無濟於事。「心病還需心藥醫」,如何壯大人類內在心靈的力量,增加它的抗壓性,才是根本解決之道。

    科學家推理實驗求真,宗教家規範行為求善,藝術家感動心靈求美,都是為了幫助人類,聽那聽不到、看那看不見、知那不可知的。可是如果不能統合真善美,則凝聚不出真正的智慧,無法進入全知全覺的領域,也就不可能有真正健全的心靈力量。自有人類歷史記載以來的古聖先賢,能夠被稱為全知全覺者,也唯有本師  釋迦牟尼佛而已。他的出現,宛如萬古長黑夜空中的一盞明燈,照亮了無明眾生的心,救渡了無數無依無靠的心靈,也由於他的大慈大悲,才將他捨盡頭目手足,歷盡千辛萬苦,所證得的離苦得樂的方法,留給我們世間人。

    佛法可以幫助我們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理,消除妄想執著,提昇心靈的力量,由根本上對治心瘤。這種超越時空,屬於人類共同文明的智慧財產,歷經兩千六百年的驗證,證明了佛法存在的價值。佛法不是宗教,它是超越科學、回歸人本,開發人類原本俱足、無量無邊的智慧及心靈力量之最究竟的方法。

    尤其當現在科學昌明,理論基礎越趨完備,檢驗工具日新月異,在在都可驗證佛法的超科學性,簡直可用不可思議來形容佛法的奧妙精闢。今人重讀「心經」、「金剛經」、「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」,當明白「色即是空」、「無住生心」、「真空生妙有」、「普賢行願威神力」等,蘊涵了無量無邊的科學道理,吾人所受到的震撼,比當年須菩提尊者聽聞佛陀開示「金剛經」時,直呼「稀有世尊」的贊歎欣喜之情,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。當現代科學家開發了「量子力學」、「混沌理論」、「潛意識」、「遺傳基因」等理論及觀念時,一再證明了「因果律」確實存在!也為佛陀所證悟的--經由超時空、超次元的質能互換,才能進入的不思議解脫境界——反宇宙,做了最好的詮釋。

    現在的家庭教育、學校教育、社會教育、自我教育等都很發達,要藉以得到聰明才智而方便我們的生存並不困難,可是若要能夠作全方位的思考,亦即將表面意識與潛意識統合成功,將真善美昇華提昇轉化為智慧,而使生活究竟圓滿、全然沒有後遺症,這一點絕非容易。人類苦難及意外無常的存在,並非由於人類缺乏同情心或慈悲喜捨,而是沒有一個明明白白的智者,為我們導引一個正確的方向,及一個簡單易行的方法,讓我們循此方向、依此方法而行。如果宗教家只是教人發揮人類的善心或同情心,或是科學家只是去攀緣現象、向外追求,抑或藝術家只是在各種形式的美學上浸淫,則這個世界絕不可能變得更調和、更圓滿。唯有回歸人本,也就是在人格特質、在資質上下功夫,從人的情感、情緒、情操堶悸@華、超越、解脫,才能徹底解決人類的痛苦無奈,才有真正的極樂。

    二十一世紀即將到來,當許多優秀傑出的人才傾其全力往科學上發展,企求以有限的肉身生命,探究無窮無盡的宇宙人生,終將發現那是費時、費力、費成本的。如果我們能透過更深刻的省思,不再往外攀緣,而回歸人人可以掌握的自性本體,開發每個人原本存在的無限潛能,才是真正省時、省力、省成本的明智之途。本師  釋迦牟尼佛入滅不過兩千五百多年,他的各種言行風範歷歷可考,我們相信另一個全知全覺的智者,將帶領我們引爆眾生原本俱足的“思想能量球”——智慧生命,再創一個「美麗與尊貴的新文明」。

    編案:本文作者慧証師兄係為美國密蘇里大學土木工程博士,現職為中山科學研究院技正、財團法人慧行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