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律

慧証

         我們觀察世間萬生萬象,一定會發現任何事情的發生,必有其來龍去脈,也就是每一件事都有其前因後果及中間過程的點點滴滴。「種瓜得瓜」,種瓜是因,得瓜是果。要得瓜一定要先種瓜,不種瓜的因,是不可能得到瓜的果。可是種了瓜的因,可不一定會得瓜的果。因此顯而易見的是,因果關係之間還有一個決定性的條件,稱之為「緣」。要吃稻米,就要先有插秧在稻田裡的因,然後要有陽光雨水的緣來相助,因緣得當,才有稻實的豐收。因此要有「果」,一定要在「因」與「緣」上同時努力,否則有因無緣或有緣無因都是緣木求魚、終不可得。

       「諸法因緣生,諸法因緣滅,是生滅法」。因緣果,果緣因,因中有果,果中有因,因果關係錯綜複雜,帝網交織。要探究是先有因,還是先有果,已經無關緊要,重要的是趕快搞懂「因果律」的道理,在生活上活學活用比較重要。「因果律」不是誰發明的,也不是誰創造的,它是大宇宙自然存在的真理。「因果律」無所不在,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,不論明白與否,它無時無刻都在對我們起作用。有大智慧的人,一定會明因緣、了因果,行住坐臥絕對符合「因果律」,與萬生萬象彼此尊重,互相調和,心想就會事成,否則生活是既辛苦又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 人的生命過程就是一部「因與果的歷史」,從出生、求學、結婚、生子、創業、年老到往生,都是每一個人必經的過程。絕大多數的人在他的有生之年,都會努力盡他該盡的責任義務,這也是生而為人的本份。每一個人,也都希望藉著自身的成就,得到他人的肯定,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。固然人的聰明才智,都可以在有知有覺的那一面努力得當,做萬全的準備,可是最怕在不知不覺的那一面,意外無常來作弄,所有的努力瞬間化為烏有,付諸流水,也是人間時有所聞的事。而那一份我們不明不白,卻又明明存在的阻礙力量——業力,就是由「因果律」所造作出來的。也就是說,肉身只是演員,而以環境為舞台,因果律為導演,將前世由身口意業所編寫,存檔於阿賴耶識(潛意識)的劇本,在這一世的舞台環境來演出而已。因此不論凡夫俗子,或是英雄豪傑,個個都在生命的長河裡,醬染五欲六塵之恩怨情仇、悲歡離合,隨著所造各種善業、惡業、不善不惡業等業報而隨波逐流、不知出離,這些看在開悟的聖者眼裡,也不過是不明「因果律」的道理,種錯因來結錯緣,把目的當成目標,攀緣善業惡業之染污業,而不知常得出家修淨業,去提昇意識型態的自因自受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我們懂得把時間拉長、把空間放大,就一定會去想一想:生命既然是因果相連續的,難道我的生命只有看得到、有知覺的這一生嗎?如果這一世的我為果,則為前世因的我是從那裡來的?如果這一世的我為因,則為後世果的我會到那裡去呢?如果每一世的生命都藉著不同的工具來顯現,則這一世在此方世界用人的肉身來顯現生命的現象,那麼在過去世及未來世的彼方世界又是藉著什麼樣的工具來生活呢?依照因果律的道理:「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來世果,今生作者是。」我究竟是為了什麼才來投胎為人?來做什麼?將往那裡去?我與眾生有什麼因緣?我應該如何應對進退、行住坐臥,才能夠沒有後遺症?既然「因果律」是我們在大宇宙裡來來去去所必須遵守的法律,如果不去弄個明白,簡直就像盲人騎瞎馬,其慘狀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 絕大多數自認活在現代的人,會認為過去世、未來世既看不到、也摸不著,而所謂的九法界更是天外天、地外地,談論它們都是迷信、是宿命論,能夠把握現在、活在當下才是最重要的。這種半信半疑,或「迷不信」者流,其實反而是活在不明不白或自我矛盾的觀念當中,真是既可憐又可悲的。就如同駝鳥把頭埋在沙堆裡,誤以為只要不去看、不去想,危險便不會上身、意外無常便不會到來,才是真正在自欺欺人、畫地自限。正如同地球是圓的一般,丟出去的是什麼樣的因,回來的就是什麼樣的果。大宇宙是大公無私的,它明白記錄著每一個人的身口意業,讓我們不能心存僥倖;因果報應絲毫不爽,雖然事過境遷,不是不報,只是時候未到而已。當時空環境條件成熟時,果報及身,恐怕已是幾世之後了。奈何人有隔陰之迷,記不住過去的經驗教訓,此世自認不招誰惹誰,但是一旦遭遇意外無常,難免憤世嫉俗、怨天尤人,終至生命能越降越低,一世不如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說「法律」是人間界所共同遵守的規矩,循此規矩行為處事,可以在世間通行無礙、左右逢源。那麼「因果律」便是整個宇宙中所有動、準動、不動的生命所共同互動,共同遵守的法律,它是放諸四海而皆準,超越時間、空間的。換句話說,「因果律」就是九法界的眾生所共同遵守的法律,也就是真正能夠「你好、我好、大家好」的生活準則。它就是「中道」,就是「規矩」,就是「尊重生命」。一般人觀念堶悸漸糽R,大多僅限於眼睛看得到的,耳朵聽得到的,因此難免會妄自尊大、自以為是,所搞出來的行為活動都是後遺症一大堆。事實上,生命是無所不在的,凡是有成長變化的都有生命,如果能夠彼此尊重,互相調和,則天下自然太平。人活在世間,如果不能對所處的環境及各境界的眾生,做一個統合的觀照及全方位的思考,則我們活著的每一個當下,必然因為無知而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,何來心安之狀態?又何來理得之可能?

     「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」,是歷經三千年來多少證悟的古聖先哲的驗證,所累積下來的智慧財產權,禁得起時間空間的考驗,整本經文,充滿了對生命的尊重及感動。如果能夠正心誠意,在證悟者的正確指導之下,存佛心、說佛話、做佛事,以此為日常行為生活的準則,必可幫助我們廣結法緣,得道多助;掌握了它,運用於日常生活當中,就能夠品味生活,享受生命,安詳自在,遊戲神通。而一個真正有理性的現代人,必定會真正瞭解到:唯除願意正視三世因果,明明白白宇宙人生的來龍去脈,才能夠轉命運為運命,真正的了生脫死,自在解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