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助合作的人生觀

互助合作,是一種美德,也可以說是人類應有的行為。可是,一般人祇知其然,而不知其所以然。甚至本末倒置,後果堪慮。

人類互助合作的原理,就是「緣起」。因為根據緣起的真理,人類的社會,是一個相互關連的緣起之網。個人的存在,是緣起於群眾的,所以不能離群索居。群眾與個人,個人與群眾,是互助生存的關係,也就是「共業」的存在群眾是個人生活依靠的來源,個人則是構成群眾的份子。所以,為群眾謀取福利就是為自己謀取福利,害群亦即害己。個人與群眾的關係至為密切,彼此之間有很大的相互影響關係:個人的健全與精進,能夠促進社會良善與進步,而良善與進步的社會,也可以促成個人健全與精進;反過來說,個人的懦弱與墮落,會使社會退敗與腐化,而退敗與腐化的社會,也會使個人懦弱與墮落。所以個人的一舉一動,對社會人群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,亦即人類的社會乃是一個共業性的社會。

佛陀說:『在一座茂密的森林堙A住著一條丈餘長的蛇,原本在森林中,逍遙自在地過生活,可是,有一天蛇頭與蛇尾爭論起來,蛇尾對著蛇頭說:「你太自大了,每次都要走在我的面前,隨你的自由要往東或往西,我卻祇能跟在後面,這太不公平了。」聽完蛇尾的怨言,蛇頭反駁說:「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,我有眼睛、有嘴巴,當然要走在前面,不然沒有眼睛怎麼走路呢?」「我才不聽你講的道理。」蛇尾又說道:「如果不是我這尾巴用力擺動,你怎麼可能順利向前走呢?」蛇頭不服氣的說:「哪兒的話,我想往哪堥哄A這是我與生俱來的權力,你奈何不了我的!」蛇頭的傲慢自大,使蛇尾更加氣憤。恰好,路旁有一棵樹,蛇尾就在樹幹上,連繞了三圈,無論蛇頭怎樣用力,蛇尾還是牢牢不放。這樣經過了三天,整條蛇已經精疲力竭,蛇頭無可奈何地說:「算了!算了!我不再和你爭了,你放下來吧!讓我走在你後面算了。」蛇尾威風凜凜地大搖大擺的向前走,可是因蛇尾並不長眼睛,不知道前面有危險,結果真的墜入深谷山澗中,活活地摔死了。由於蛇頭、蛇尾不能互助合作、各守本份,也不能互相容忍,以致最後遭受活活摔死的噩運。』

所以佛陀告誡佛弟子們:人生是經由互助合作而生存的;「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」乃是一體之兩面,我們必須要在為全體社會謀大幸福中而得到個人的幸福,這樣的幸福,才是真正實在的幸福。要是損害了全體社會的大幸福而在一時間得到個人的幸福,就好像藉飲毒汁以求止渴,雖得一時的快感,終必損人而不利己,自招滅身之禍害。

我慧行講堂諸大同修常隨佛學,修習「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」一門深入到底,大願大行「廣修供養」不疲不厭,均深知「大方廣」之精神乃學佛之基礎,只有在「廣修」供養中才能從「生歡喜心」做起,隨其樂欲,教化成熟,於諸眾生,我皆於彼隨順而轉,乃至「我常隨順諸眾生,盡於未來一切劫,恆修普賢廣大行,圓滿無上大菩提」,萬修萬人行,這才是真正的互助合作的人生態度,亦即「心、佛、眾生,三無差別」的不思議解脫境界。